• 被憋 - [散记]

    Tag:散记

        电脑出了问题,最后两个硬盘读不到,av都在里面,晚上睡前完全温习不到,惨!

  • 我暴力 - [散记]

    Tag:散记

          下午拿鸡去市场宰杀。母鸡至屠户大姨手里,在一分钟内死去,五分钟后脱光毛。中途有个死肥仔来买死鸡,为人挑剔吝啬弄得阿姨很不高兴,耽搁好些时间,十分钟后母鸡才被刨腹分成两边,呈在我面前。

          阿姨指着一块暗黑的胸肉说,这块有淤血是死肉,肯定生前给伤了,最好割掉不要。这时我才明白母鸡为什么这两天里已经不怎么吃东西了,只是偶尔“咯咯”的低叫,声调老是让人觉得有点哀伤呢。应该是前天还是大前天的中午还是傍晚,它又一次私自蹲到二楼的桌子上还是电脑椅子上闭目养神,我发怒把它往一楼狭窄的天井里仍了下去,还有一天中午也曾经狠狠的踢过它。

          我把它放进铁锅里撑满,足足炖了一个半小时。五点半的时候,我们满怀期待的开餐,味道却不怎么特别,远没有上次那样惊艳。经过大家分析,应该是这次的技术出了问题,当然我也有点觉得对不起这只母鸡,在短暂的几天里没有始终如一的好好待它。

  •     

         我小时候每见太阳斜过半山,山上羊叫,桥上行人,桥下流水汤汤,就有一种远意,心里只是怅然。我在郁岭墩采茶掘番薯,望得见*溪,天际白云连山,山外即绍兴,再过去是杭州上海,心里就像有一样东西满满的,即说不出了。-----

                                                        ——胡兰成《今生今世》台湾远景出版社<完整版>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