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市井里

    Tag: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2896839.html

    好多天以来,甚至说是好长一段时日以来也不为过,我只是让为数不多的某些具体行为尽量塞满一天的时间,不设置方向,计划,斗志,激情;没有所谓的理想在旁。这使我的情绪经常掉入虚空。特别是一堆恼人的事约好一齐在眼前起舞煽动的时候,比如,今天。
    春宫图已画到将要反胃,效果自己都感觉一般,有着丁点儿担心卖不出;两个月房租未交;第三个月的又快来了;女人好端端的突然间闹情绪要分手(无聊的反复游戏,我厌倦透了,懒得做任何补救动作——那将又是反复,我讨厌“反复”——这是一种不思进取的傻逼人生;是不断回到原点的罗伯·格里耶式梦魇;如果这就是男女之间永恒不变的唯一动态,那么——FUCK爱情,我不要这样的东西纠缠着我的生活。);还有更严重的是目前除了每天涂春宫,我几乎没事可干,没有欲望干任何事情,包括那随时可以让我无比激动的影像拍摄——我身体里的发动机熄灭了,或者说根本就是我自己把那台发动机熄灭(我不给自己设置一切东西)后,就找不到了,暂时丢失了。
    弟说,
    ——根本的原因在于经济状况与余下的问题之间的矛盾。
    当然是一语中矢,那又如何——这早已领教,但做起来(在生活里)又是别一回事,而且我已经以进行时的在做了。
    晚餐饱饭后,和弟闲聊了一会身边若干狗日的人物,然后他一如既往的走了——继续明天狗日的上班日子。
    心不在焉地弄了一会春宫,我来到大街上。已是夜晚,热浪依然烘着这个城市,没有丁点儿风。
    我骑车慢悠悠地走着,原打算去上一会网,联系一个在京城混的旧友,很久前就听说他做动画得了一个什么“华表奖”,名头似乎挺牛的。我有兴趣想知道弄到这个名头后对他个人带来的改变(命运之刃作出的动作,对我有极大的魅力)。可惜,我忘记带上可以让我们在网络上联系的那条“数据”了,惟有悻悻的调头而回。
    路上,买了一包干面包条(最近我爱上吃这玩儿了),然后回到楼下的小卖部,要了一支可乐坐下。我把意识放得空空荡荡的,什么也不想,只是用它来指挥简单的身体动作:左手抓着汽水瓶,把吸管凑给嘴巴,嘴巴吸一口甘甜冰爽的液体;右手伸进透明塑胶袋拿出一条干面包条送给嘴巴,滋润过的嘴巴开始有滋有味的嚼着。如此循环往复。眼睛闲了出来,开始关注周遭,把结果已光速传送给意识。
    小卖部里外都坐满一拨一拨的人:五个光着膀子满身肥油汗水的中年男人坐在铺面里头赌牌,老板坐在我旁边就是其中一份子。这小子和他老婆不单每晚都召集几号广州土产中年人
    在此小赌,而且还兼做地下六合彩的小据点,是“全民赌博”的死核分子。左前方围着一帮吐着烟圈喝着汽水的青年男女,都十六七岁光景。他们——可以改进邱志杰曾概述过的话语:在糟糕的流行文化里浸淫成长,只有着一套粗糙得接近黑帮的人际交流方式:时刻的个人性格炫耀,规则简单的爱恨分明,崇扬强悍,压制柔弱——无论男女;同时再于表面图上一层归属青春的一切肤浅和成年人的世故。我对青春怀有极大的敌意,我觉得在消费时代的都市里成长唯有汲取真正优秀的知识人才会健康,而对于城市里的青春这几乎是不可能之事,因为糟糕的流行文化铺盖一切。还有两拨人躲在半阴暗的角落里,无法进行有效的观察。我的目光回到了牌局上。
    在一局牌的末端,老板以最常见的方式出千来挽救败局,立即被戳穿,引来一顿臭骂。老板连忙满脸歉意的掩饰说是自己没看清。我咬着吸管安静地侧目旁观。老板为了继续卸掉尴尬,突然以过分兴奋侧身一把抢过我手中的干面包条,闻了闻,做出假装想吃的犹豫动作,朝我嚷:
    ——系猫粮还系狗粮呀?
    我正享受着自己咬着吸管的安静状态,觉得没必要出声破坏它。
    ——系猫粮还系狗粮呀?老板重复了一遍。
    我松开嘴巴,伸出手,有力无力的回他:
    ——大热天的,你省点力好不好,讲那么多废话,要吃就拿,不吃就给回来。
    老板笑嘻嘻地把袋子递回来,又一局牌开始了。很快,只剩老板身旁的一条汉子独自冲着他对面的另一条汉子噼里啪啦摔着牌。那人沉着的等待机会,没多久他果然一把拦住前者,一下子放掉了所有的牌子,赢得这局。
    老板起来卖东西,有一个人也跟着站起来,在最后没有把握住胜数的人问他是否要走不玩了,那人回答说,只是上厕所而已。
    小卖部的顾客来来往往的,我手里的汽水也所剩无几。这时输掉牌的人问:
    ——上厕所的怎么还不回来的?
    ——他走了。赢了牌的汉子说。
    我露出了笑容,随即发现跟往常一样,在市井里呆上一会后心底回复了平静,又看到了自己。
    然后我离开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兄弟合作 2007-07-24

    评论

  • 广州留芳园:7月30日 张全 朱芳琼 马条与酒栈 30元

    8月2日 张浅潜 王娟 30元

    8月4日 小河万晓利 宋雨哲 30元

    8月5日 周云蓬 叶尔波利 30元

    每场晚9:00开始(地址请查www.jiuzhan.com 路远,故请准时)

    广州古堡俱乐部(BUNKER CLUB)

    8月6日晚9:00---11:00 美好药店 30元

    (学生15元)



    几大卖点:

    1.野孩子灵魂人物张全重出江湖.

    2.崔建玩不插电唱民谣.不太摇滚.很可能翻唱民歌.

    3.木推瓜灵魂人物宋雨哲重出江湖.改唱民谣

    4.小河,宋雨哲将与三个京剧乐手合作.

    5.艾敬刚好出新专辑,多年后首次登临深圳.

    6.美好药店新阵容,新歌闪亮登场.

    7.周云蓬与大提琴合作.

    8.张浅潜更换新乐手.

    9.王娟新增英国小提琴女将.

    10.万晓利将出新专辑.现以乐队面目出现.迥异于以前的个人弹唱.

    11. 不大为人所知的IZ前成员叶尔波利的冬不拉哈萨克民谣将一鸣惊人.

    12.朱芳琼乐手中将出现两位老外

    ......
    回复荒野镖客说:
    看小河罗
    2006-07-25 12:43:15
  • 写得不错!。。。很人文关怀。。。突然想起图森(?),蹲在马桶上享受着时光静静流逝。。。另外,这文章字体太小了!!建议各位读者复制全文后粘贴在写字板上,全选所有文字后,整字体大小后。。再看。。。
    回复han哥说:
    我已把字体换了。唉,图森,给你看穿了。
    2006-07-25 13: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