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买了《贝克特选集 1》然后偶遇“那个出版商”

    Tag: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2679088.html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133044.1301.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133045.5680.jpg

     

    周日下午,去逛书店,在“博尔赫斯”弟掏钱帮我买了《贝克特选集 1》。书装帧得很棒很轻(看来出版商认真吸取了已出“午夜从文”装帧方面的失败教训),拿在手上教人爱不释手。图森的新小说居然暂时售完,而这两套书目前也只有“博尔赫斯”有得销售——又是典型的“奸商”行为!!

    出了“博尔赫斯”往“学而优”方向走,突然看见“那个出版商”(也即“奸商”)在一帮喽啰簇拥之下匆匆忙忙的迎面而来。我的头脑还没有任何想法,这群人已经冲到跟前,“出版商”看见我手中摇晃着的《贝克特 1》问,

    ——怎么只买一本?

    ——没钱嘛。

    瞬刻之间,我如实作答。话音刚落,一伙人已经越过身旁,我习惯性的追随着受听对象转动着目光,“出版商”在毫无减速的朝前运动当中也习惯地回过头,以一副潦草的挤眉弄眼的俏皮表情(那是他常玩弄的套路)代替没有时间上场的话语作为给我回应。

    我想,这场偶遇前后不到八秒。后来,弟补充说,在“出版商”越过他身旁的瞬间还低咕了一句——我操。

    我操!!!

    过后,我们还在一间打折的书店以四元五毛买了一本《奥拉·盲人之歌》。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看着《贝克特 1》迷迷糊糊地睡去。一场美式恐怖片袭进梦中:先是我拼老命地在一群阴森可怖的城市居民楼里上下左右的钻洞逃命(完全是加快版的卡夫卡);然后是我反击复仇,我从厨房里抄出三把利刀(我的厨房里真的有很多刀具)一路过去捅四了三条男人,第一个是胖子,第二个忘了,第三个在我刀刃“吱”一声捅进的时候居然变成了我弟,我似乎大慌,问,怎么办?“那人”一脸享受中的表情说,别搭岔。我接着往肚皮上又捅一刀,我分明感觉到不是很锋利的刀尖戳在软棉棉的肚皮上,然后“吱吱”慢慢进去那种质感,而“那人”却享受得要命。

    我满身大汗的从恶梦中醒来,心脏被压得难受,瞄着摊在一旁的《贝克特 1》纳闷,没想到“荒诞派”大师还真如此够分量的。

    晚上,我随手翻开《奥拉·盲人之歌》,典型的魔幻现实主义。外婆讲鬼故事般的叙述,完全是一段段离奇梦境的充分展开,虽说不是顶级大师,也恰恰因为不是大师,一切半藏半露,阅读的愉悦效果更加强烈。我真是爱死拉美的文学了,他们都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好传统故事情节和文学现代性之间的关系。

    我长时间的一路读下去,第二天,我被迫放弃手中的“春宫图”活儿继续阅读这本四块半买到的小书。哈,说到“春宫图”,为了活命本人目前正在加班加电批量生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日课练习 1 2008-06-21

    评论

  • 那“出版商”实在坏透了。。。。
    回复han哥说:
    他一向都那么“坏”的了
    2006-06-22 02:2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