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有一些事会出其不意的让我泪水浸满双眼 - [散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2495300.html

    我讨厌报刊,甚至带有几分恨的情绪,从来都不曾把上面的文字当真(原因不肖说,反正就是那套传媒与大众互相关系)。可是,我还是常常忍不住去消费它们,因为我经常感到无聊,需要猎奇。

    517的《南方都市报》A2人物版却出其不意的让我的双眼浸满泪水。

    《裙裙飞扬 ‘校花’是男儿郎》,何嫱 (嫱:古代宫廷里的女官——很有诗感的一个字),华南工商学院临将毕业的学生,男儿身却是女儿心。身体与心理的性别倒置的巨大痛苦我们不难想象。中学时代的她“内向 沉默 忧郁”,因为她遭到身边几乎所有的人歧视,甚至侮辱。在“最绝望的时候,他曾经用铅笔刀在手腕上刻了个‘恨’字,差点丢掉了小命。”。世俗伦理是人们心里最顽固的恶魔,它会泯灭我们紧存的一点点真情——倘若在心智蒙昧的中学时代,我都不敢担保自己会有什么样态度和行动。

    幸运之神毕竟会忠守尽责——她眷顾了何嫱。在就读华南工商学院旅游系的四年里,“大学生活是他最开心 最值得纪念的一段时间:‘因为这里没有人把我当怪物’”。她得到了校园里所有人的尊重,在那里身边的善意和真情(多么可贵的素质——善意和真情很多时候是需要知识与素质来凝练的)使她感到了特殊自我存在的曙光,她终于可以安心起舞那颗女儿心:

    “大学几年,何嫱宿舍的男生从不在宿舍里换衣服,也不光着膀子乱跑。舍友们以这样的方式尊重他。”

    “他成了学校舞台的主角,主持人总是这样介绍他:‘最靓丽的师姐何嫱’。走在校道上,师弟师妹会打招呼叫他嫱姐 师姐,认识的同学会叫他何嫱 小嫱。”

    “同学对何嫱一直都是接纳宽容的,‘何嫱有勇气作出自己的选择,我们应该感到欣慰。’”

    “何嫱师姐是我们的偶像。”某大一的同学注视着舞台上的何嫱说。

    “毕业实习前的最后一节课,系主任在点到何嫱的名字是动情地说:‘你是我心目中永远的明星,永远的明星。’听完,何嫱当场哭了。”

    诸位朋友,我不知道以上的那些简短的列举,是否会对你们产生某些我不大想再去言传的效应。那都是一些最简朴直白语言。语言,我们大多数时候都依靠语言去传达和交流,在这个时代我们都淹没在各式的语言里。可是我们是否还有敏感的心灵可以在巨大的信息堆里敏锐地感受到 分辨出最真切和最宝贵的东西。而不是感受力错位:用走样的语言去掩盖走神的心灵,把原本真切和沉重信息随手轻轻的化为幽默的调侃——不想让心灵用力。

    如上所说,我不相信报刊舆论,但不是绝对,有着例外,我并不麻木不仁。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它是心灵最主要的一个接收器);相信这些文字;相信撰写这篇文章的记者;更相信文字里面的那些人。至于相信什么——不肖说。

    那个系主任可能是全中国最真切的系主任了,他(她)那句“你是我心目中永远的明星,永远的明星。”每当我默念的时候,心里总会一阵悸动。

    “在何嫱的计划中,28岁一定要攒够钱做变性手术。

    ‘只要能成为真正的女人,就算只活几秒,死在手术台上我也不会后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到你因为我的新闻做了这样的文章后我很感动,用心谢谢你,我何嫱经历了那么多,都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为我说那么好的那么感人的话,才有精神走到今天,谢谢你,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会永远记得有这样的一个人要我真的感动,要我用心感谢,何嫱2006年10月3 日想与你交个朋友,请加我的QQ383021372谢谢
  • 没BALL没罗,连个隆都没做,没什么技术含量
    回复black-genie说:
    这位人兄,你说这样的话,才是猥琐吧。
    2006-07-02 22:2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