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跟女生借书的高中生 - [散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2433067.html

    在某个大雨滂沱的傍晚,覃大刀的那本黄灿然的文学评论集《在两大传统的阴影下》通过某个女孩传到了我手中。

    当时,湿着一边的鞋子在喧嚣的闹市中从那个高挑的女孩手中接过书,心里有种异样的幽默感:仿佛时空倒置,感觉自己是个爱好文学性格斯文喜欢跟女生借书的的高中生。鞋子湿着,我仿佛很害羞,没跟女孩扯上三句就抱着书掉头走了。

    书里妙的文章看得津津有味,受益良多;剩下某些篇章还是感觉平淡无趣,没有看下去。

    我对先生怀着感恩(就像他对英汉字典的编纂人员怀有感恩一样),是他这本书让我头次对现代汉语诗歌与现代汉语翻译的现代诗歌产生了兴趣。我想我可以抛开幼稚 固撅的己见两目明净的去阅读它们了。

    我们生活在迷宫那样的大世界

                                                                        鲸鲸

    我们生活在迷宫那样的大世界,我们学习 

    在艾舍尔的立体版画发现平面的楼台

    在喧嚣的街道和房子之间静默相处

    在游戏和幻觉之间,长大或长不大

    凡迷宫必有起点和终点,入口和出口

    凡梦皆非车站,非线性拐弯或者兜转

    必有过渡的台阶,让疲惫的喘气,健硕的

    凝聚上升或俯冲的力量。然后是床

    要是隧道,该由洞穴通向光源,要是

    楼梯,该由天台通向地牢,然后是床

    我们的始和终,爱和恨,纠缠的三分一生

    上升,俯冲,喘气,永远的月台。然后

    是床,该由日常生活通往反抗,要不

    就是墓园,坟前野花总年年野白,年年

    拔除,年年悄悄重开,我们或已厌倦

    争吵和冷战,各自躲在喘息的转角

    然后是睡了半生的床,要不就是横水渡

    要不就是晾衣架,要不就是奈何桥

    我们从地下车站出来,穿过街市

    买鱼,买菜,躲进柴米油盐的防空洞

    我们活在迷宫那样的大世界,我们学习

    用我的左手画你的右手,你的右手

    画我的左手,那样的循环游戏,见证

    幻觉的全部隐语:长大或老长不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