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制片主任的地头 - [散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2309830.html

    制片主任(也即路人甲)因工作繁忙,无法亲临本周六的拍摄现场。我唯有亲自过去他工作所在的地头“拿”拍摄经费。——这已是几天前的事儿了。

    虽与制片主任认识二十余年(他一出生给接生婆拿到大盆里洗刷的时候我就开始认识他了),可他工作的地方还是头一回去。他叮嘱我记得借上数码机,因为那里有一些挺酷的场景,我可能感兴趣。是呀,鸟不拉屎的郊区肯定有不少乖张东西。

    在黄昏时分,我终于到达目的地。切实如传说中那样有些荒凉与乖张,好吧,那就举起相机拍吧,除此之外我们也没啥可做可说了。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44.8866.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45.2188.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46.5471.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47.3797.jpg

    远方有“地板城”字样的楼房就是主任同志工作的地方,但他的工作与地板毫无干系。

    响过他的手机,在楼下等了若干分钟。却发现这家伙坐在一辆破旧的摩托车上摇摇晃晃地从另一个方向慢慢跑来。

    一见面,他就抱怨超量的工作,急急给过钱说还赶工,掉头就要走。我说,好歹你也要把我带到那个传说中的“庞然大物”那里留照一张呀。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48.2572.jpg

    于是,我就在摇晃的摩托车坐了三十秒,“庞然大物”就出现在眼前了。

    辞别制片主任,我开始在那个木材厂游转。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49.7007.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50.4935.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51.4990.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52.5923.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516.4815.jpg

    景象其实也没太大特别之处。但在游转的过程中,我记忆里的某个影响经验给强烈的唤醒了,我记起那些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警匪B级片里的警匪或者匪匪们开片和交易的场所常常就是这类的郊区木材厂。通常他们在这里放怀尽兴地杀得天翻地覆,惨不忍睹,最终都不会让人知晓。

    可依今日一游看来,现实中若在这里开片然后可以逍遥法外是绝不可能之事。因为这里散布着各等游手好闲之人。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53.2649.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55.3033.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54.5711.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513.7646.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97457.6099.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97456.9281.jp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双枪 2009-04-21

    评论

  • 从5月份开始,我可以成为最大的投资者,并是名副其实的制片主任。

    yaeh!come on baby!
  • 办公室日志 一

    一开始,我以小心翼翼丝毫没有怠慢的态度用我左右手的拇指与食指捏住她叫我

    紧紧捏住的东西,尽管到这件事情的最后我还是没有完全弄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一件玩意。

    她拿着锋利并尖锐的小刀在那简单的透明状但难以描述的玩意上刮来刮去,时轻时重但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很明显是对于这项工作来说她是一个无法原谅的生手。

    大概10分钟后我就开始走神了。的确,我无法长期专注与一件令我疲累并且没有收益甚至反感的事情上。

    我在尽量不让她察觉的情况下把眼睛轻轻转动到我右手边45度角的金鱼缸上,虽然我

    重来没有对养金鱼或金鱼产生过任何兴趣或表示过有兴趣,只是在这种情况相比之下,显然看看金鱼的生活比抓住一个自己也解析不清的物体以及让她毫无专业的活动使我产生更多的不安厌恶情绪好得多了。

    长时间的不专心与用力于同一动作,我相信总会使事情朝你不可预期的某一小径分岔开去。

    以我的猜测,由我开始不专心转而观察金鱼到我下意识地呼喊出那个字眼的距离大概是3分11秒--3分20秒左右,对于理科盲来说,可以计算出这样的数据,我不禁黯然兴奋起来。

    就是在那3分11秒或者3分20秒之后,我发现,我稍微分离于前四个手指的右手尾指的内侧有一血柱飞射出来,那种状态一如男人射精,只是时间上有所缩短而尔。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反映迟钝,或者好一点的借口或者解析就是过份陶醉于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我发现有一滴血落在玻璃桌子上,哇,原来是那么晶莹。就在我出神的游荡于另一个世界时,痛的感觉已经传输到了大脑,于是我就脱口而出“FUCK!”

    她用很惊讶并很尴尬的目光望住我的时候,我知道“WELL,I SAID SOMETHING I SHOULDN'T HAVE”.因为作为一个外语出身的我的女上司,她完全知道那四个字母组成的单词意思。

    WELL,其实真正令我自己下不了台的是,我对如此一个女性说出了这样的话。矮小身躯并且不是黄金分割,自以为品味非凡实际庸俗不堪,偶尔爱撒娇但是没有照过镜子……

    噢!我无法不痛恨自己啊,我不是介意自己对她说出了这样的动词,只是,那一刻,如果我反应不是那么迟钝,我说的应该是“FUCK YOU ,BITCH!”

    至少对号。

    回复sein1982说:
    写得好呀。可以写小说了。
    2006-05-02 02:3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