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潜回老屋

    Tag:照片 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1889825.html

     

    家里的老屋自从八年前阿爷去世后,就荒废了

    每年回家过年,都要去看它一趟

    我平凡的童年时光(农村生活)大部分都在它怀中度过

    那时侯我脑里的世界很小 也很大——一种混沌状态的大

    它越来越荒败了

    但生活的痕迹依旧浓重

    记忆为此永远无法抹去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36.3224.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14.8323.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33.8215.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38.5342.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34.1691.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09.8633.jpg

    中庭大厅

    平日用处不大。记忆最深的是阿婆和阿爷去世时停尸和亲人哭丧都在此

    夜深里,我们(我和弟)要捧着一大碗肉汤站在他们的棺材前吃完它

    为什么要我们做这样恐怖的行为,到现在我都还不明白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35.7164.jpg

    我和弟的小房

    我们都长大成人了 感情依旧-----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11.1410.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18.9908.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16.1385.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15.8943.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17.7834.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19.7285.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25.6459.jpg

    当然 我忍不住增加了小资式审美的摆设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21.9881.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22.3841.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23.5351.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29.9021.jpg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39.4428.jpg

    父母的大床 兄弟俩都在上面诞生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10.9008.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40.7919.jpg

    家乡有一个习惯

    每个有人住的房间在床脚处都放着一个尿缸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small/68127.5850.jpg

    阿婆的房间

    她在我小学六年级时得癌症去世

    从她病重起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到读高中)我内心都惧怕这间空荡阴暗的房间

    即使是在大屋外我都不敢站在这房间的窗户旁朝里望

    有时侯 我会强迫自己看 但都坚持不了几秒

    那是儿童对死亡的不解和恐惧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26.7063.jpg

    http://shanghai.images.skypp.com/small/68128.3001.jpg

    大米缸        农村人家用的多的大米缸 城市人家用的都是小米缸

    http://beijing.images.skypp.com/medium/68415.2034.jpg

    猪圈和厕所

    小时候我经常一边拉屎一边竹篾(刮屁股用=厕纸)轻轻的刮大白猪的私处 背部 下巴等处。弄的它们很high,安静地躺着享受---哈。性蒙昧的行为。

     

    柯达正片胶卷  扫描刻盘 暗部不透 亮部偏红   跟底片无法相比----

                                      ————fuck————

    分享到:

    评论

  • yidushi,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您的文章已被我们推荐至五味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谢谢关注!
    回复blogbus说:
    只要不再删除我的日志就无上感激了,谢谢。
    2007-02-06 13:00:37
  • 靠!!真的太牛了,这样你也拍到~说的,这些都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特别那张“尿缸”,我的印象很深刻,那时候还小,尿尿的时候还要踮起脚才能尿进去……
  • 回一趟家乡,再上来这个烦嚣的都市,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要那么多的心机去调配心情来适应,忘掉在家的快乐自我然后戴上面具。

    我想念几百公里以外的某个人,但是我只有在黑夜来临的下班后黯然神伤。

    她也应该上班了吧,会不会也在黑夜到来的时候想起我。

    ……

    我的前世或许是开妓院的,今世还债的,要不,为何每相熟一个女孩子都要我为她牵肠挂肚却不得而见呢?

    呜呼!
  • 哈!酝酿很久的新片真不错

    有很多都喜欢





    还是没有照到烟花啊?

  • 啧啧。。拍得够可以的。。。。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煽起情来那叫一个声泪俱下排山倒海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不是熟人还以为你丫特实诚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