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条准书虫的痛苦意淫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1826192.html

    我想做条书虫,蛀烂世上所有伟大之书。

    靠!那岂不是跟博尔赫斯的后腿了吗?我不想人到中年就成为瞎子。世上的美女还没看遍呢——假话!其实本人一看到美女性欲反而会像立马泄气的气球——一想到无法拥有甚至接近她们,刚刚发着精光的双眼便会顿时黯然无光,小河般的口水也会立即干枯。

    那好,面对现实。其实,我真正所想的是永远拥有一个(就一个)好女人(依据我的定义)的心(当然,然后包括身体了)。

    再然后嘛,才顺便蛀烂许多(一大墙吧)的伟大之书。

    不不不,这还不是我的理想人生。再重设一遍:排头的应该是创作!搞艺术!做个牛逼的艺术家!然后是搞好女人。再然后蛀伟大之书。好了,这样和大伙的完美构想一样了,准没错。

    ---“就像空间有几何学一样,时间有心理学。” 人类毕生都在与时间抗争。他们本想执著地眷恋一个爱人,一位友人,某些信念;遗忘从冥冥之中慢慢升起,淹没他们最美丽 最宝贵的记忆。

                                                        ——《追忆似水年华》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