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新版《论摄影》 - [散记]

    Tag: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17952183.html

       

         一如相机是枪支的升华,拍摄某人也是一种升华式的谋杀——一种软谋杀,正好适合一个悲哀、受惊的时代。

         “当我们害怕,我们射杀。当我们怀旧,我们拍照。”——《论摄影》 苏珊·桑塔格

     

         你会完全被她行云流水的论述所折服:词语轻松准确的搭配,(当然我体会的是被翻译后的中文),观点在超级的密度中展开,一波接着一波,简直妙不可言。

         但是,由于她在极度穷尽摄影里里外外的同时, 对摄影的讥讽是如此的严厉无情,犹如一个患有偏激症状的强权母亲以高姿态的俯视细细数落自家孩子的得失,以至于我们在阅读的当中和之后的好一段时间里仿佛不是顺理成章的加深对摄影之事的热爱,而是会痛恨拍摄、讨厌照片。

         她通过论说摄影,一刀子捅进我们作为人类属于贪婪、变化无常、患得患失的那一面本性的深处。或者说,她是在“论摄影”吗?我觉得她更多的是在数落,数落这个自发明摄影以来的人类世界——进入工业文明后的世界。

         在阅读旅程中,我第一次时时受不了她的严厉口吻,但这并不会损害我对她的热爱。即使我厌恶,也是厌恶她所厌恶的——摄影、图片。

         这一切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摄影,还有我们这个充满图片的世界。或许我们抛开各式花俏障目的小迷恋,翘起双手作沉思状,可能真的会点着头对自己承认:是的,摄影还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黄灿然翻译的版本确实很棒,至少对于我这个在各方面都很“业余”的人来讲是无可挑剔的精彩译本。对比起来,假如我们手上有那个什么“实验艺术丛书”版,都应该立即把它吊在阳台上晾尸,或者都寄回给那个叫陈侗的人!并且都写信给温总理声讨那两个分别叫艾红华、毛建雄的人,要求下令严禁再出版他们翻译的任何英文著作!

        我呢,打算截取打印黄灿然的译后记前两段,署名寄给某个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