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记忆中的“闰土”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1551004.html

           也就是在北京路撞见一街鬼佬的同一个晚上。 我从AN(矮妞)的包里翻出了一本注有“教育部新课标必读”的书——《呐喊》,当然就是鲁迅先生的那本,还是丁聪配的插图。——(之前,我还在她的包里发现过几本高中课外必读系列一类的书,其中一本居然有博尔赫斯的《小径分岔的花园》,使我吃惊不少。)

            上学时,我从未对教科书里的鲁迅有过感觉。他在我心中其实可能跟在大部分人的心中一样,只是一个符号而已。我把书留了下来,以供闲时初探鲁老头的面目。

            某夜,夜深。读累了博尔赫斯,便翻起在一旁的《呐喊》来(奇妆的AN就躺在我身后的沙发里,这个半夜跑出来的幽灵没少让我不久前美味的夜吃难以下咽)。

            “自序”还蛮好的。我爱看文简情淡的散文,在缓缓的语速中述说人事缘由。开篇让我不意外也不失望。

            下来的就是《狂人日记》。年少时刻意找来读过——不知所云。记得不久前某次“吹水”话题带到此文,我当场根据文字表面给我留下的记忆,道出了“表现主义一路”的话。现看,感觉仍不出其右。但好像国内并无此类荒诞之言吧,那么是我造次了。小说虽不长,但看得有点吃力 无味,一言蔽之是教化之作,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牛!篇末那句“救救孩子---” 读之感觉如同嚼蜡——口气怎么跟某派教主布道似的——也难怪共产党拿它来做教义了。过后翻到附录,发现鲁老头在后来给友人的信中也烦了这句“救救孩子---” 。                                     

                                      (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假日周一 2006-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