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抵消淫欲的宝贝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10894023.html

        是在世界的这一部分[指印度],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有时超过一千人,我才完全了解到热带美洲(在某种程度上整个美洲大陆)由于完全无人居住或相当程度的人口稀少所享受到的历史特权。自由(freedom)不是一种法律上的发明,也不是一种哲学思想的征服成果,更不是某些比其他文明更正确恰当的文明才能创造才能保有的东西。自由是个人及其所占有的空间之间的一种客观关系的结果,一种消费者与他所能应用的资源的客观关系的结果。而且,很难说资源丰富可以补空间不足的缺陷,也不能保证说一个富裕但人口过多的社会不会被本身的人口密度所毒害,像有些面粉寄生虫,远在它们的食物吃用诒尽以前,就用毒素远射程地互相残害。

                                        ——《忧郁的热带》 列维-斯特劳斯

     

         它以“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开始讲述他的探险经历,我们立即就可以他从现代文明中心里向外出发,把自己的脚步、目光、心智全都投在地球的整条赤道热带上,从南美至南亚至非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鸳鸯谱 2006-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