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次领教台版现代汉语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idushi-logs/10576214.html

       ---但在创造这些神奇事物的同时,也免不了制造相应的病象出来——30

       ---这当然并不是指纯粹心理层面的而已,而是指---。   ——P32

       ---在集市里面,有人利用机械锯把厚如锡板的金片用来制造廉价的首饰。——P37

                    ——《忧郁的热带》 列维-斯特劳斯 著 王志明 译 三联书店  89年出版 06年6月北京第2版

        原想狠狠骂一顿那个翻译的,后来一查书末,发现他都已经去世了,就气泄了。做人还是得听从刀客兄说的要厚道点为好,再者,毕竟人家是台湾风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老弟你就不要改了,大豆腐不容易啊。寒冬啊!这次寒冬持续时间要比前几次要长。多加几件衣服熬熬吧。
    赫赫,博主海涵,借您地盘多写了几个字。
  • 老兄原来也是民工大豆腐阿,美国那边如何,传闻最近日本大豆腐的生活不好过阿。美国现在也寒冬吗?怎莫这莫有时间啊。
  • 记住别人的原名,不要记翻译的名字。国人已经在这方面闹了很多笑话了。

    美国人多半不喜欢读文艺书,多看一些技术强的知识。一些生冷的学科基本都是中国的留学生。

    我是不读书的,直接从大陆贩卖过来的it民工,熬了多了,终于摆脱了种种纠缠,成为一个自由身。

    看问题自然也不会从书本到书本了。最近,浏览了许多博克,基本上都在谈到一些国外的著作,这方面市场很大呢。

    看了博主的it,位于广州市的海珠地区,赫赫,我也是广州人,思乡情深,就多打几个字了。

    看来今日广州人已不象老广州人了。
    回复网友说:
    哥们,您从国门出去变了个“自由身”,那也得允许我们来个“不像”吧,难道我们就得冻进博物馆,让您在他乡风光的同时可以随时怀旧吗?您就饶了我们吧。祝您在外生活愉快,忘了我们这些呛口的国人吧。
    倘若您不嫌弃我们还想互相交流的话,我还是奉劝您说话别老那么爱指点别人要如何如何罗,大家一样都都有目光有脑子看着这世界的转动的嘛(我们从来都不会笨到不感受生活,只会从书本到书本)。还有毕竟需要补一补多元化的感受力,目光过于绝对主义不好呀。
    请见谅我反过来对您指手划脚拉。
    2007-11-06 00:02:46
  • 估计陈先生会再次赴美了。赫赫
    回复网友说:
    异常热闹嘛,真吓一跳。精通英文,说“不懂外语就不要读太深的书”和“国外优秀读物,的却是掌握语言者的某种专利”却把 列维-斯特劳斯说成是哲学家、“长期误以为《天方夜谭》的原版就是英文”的“网友”刚尾巴出门,懂“1000个单词”的“愤怒青年”就跟着进门了,而且一坐下来就要拉关系,硬把我们也拉进“愤怒青年”党。

    但本人一点也不为此感到光荣。好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送走一个尚讲道理但逻辑碎裂的,居然又杀出个连道理都不讲的越洋“愤青”,大伙快上来评评理呀,或者帮我算算命也得---不过,还是得既来之则迎之。

    首先,你得老老实实指出我们到底在哪里愤怒得像个傻子一样乱喊了。倒是你们一进门要不是凭着懂只个洋文装专业的拿些大话来吓唬人,就是精神恍惚东扯西扯,放些干瘪的冷炮。反而我们可是反复交代清楚自己观点范围的同时,对你们的言论也是严肃认真的逐条有理有据的反驳,这是有目可睹的嘛。到底谁跟谁是“愤怒青年”嘛。
    2007-11-05 21:43:06
  • 再回那位国外网友:
    是啊,父母无知你也不能象他们一样也无知地认为在国外就真的能变得不无知了啊!虽然你在国外呆了几年但你的言语里依旧处处透露出你的“无知”,看来你父母的劲算是白费了。所以我说别以为你掌握了工具就等于能开启一切。

    依你所说,在国内的人就会很不认真、很不负责的对待一切事情?国内的人只要开口说话就是“乱喊”?看来你对国内、国外施行的是两套标准,对国内你是“没心没肺”,对外国就“有奶便是娘”啊!我倒是希望你能具体指出国内的人怎么就“不认真”、怎么就都“乱喊”了呢!

    我奉劝你还是别回来了,我们这些出去不成的人都指着你回来帮我们集体补丐呢,要是等国内“乱喊”的声音都没了还要你回来干吗?您是回国来捡便宜的吧?您那孩子也千万别送回来了,那不等于是“羊入虎口”吗?您可得替你的下一代负责啊
  • 国内的父母千辛万苦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出来,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和他们一样无知,希望他们能有一技之长。
    在这里,我首先要向那些伟大的父辈致敬。
    出不出国都是一样的,关键在于自己,那里都一样是生活,只是在国外的工作要求等客观原因,迫使人不得不更认真的对待一切事情。
    而不是象许多国内的青年人乱喊。
    回复网友说:
    “乱喊”是因为这里的生活好了,气氛宽敞了,人闲了。这可是一等好事来的。
    2007-11-07 19:06:08
  • 会回去的,等愤怒的声音再小点,就算我不回去,也要把孩子送回去。
  • 回又一位国外的“网友”:
    我觉得我们并不比你“愤怒”,你和非洲青年交流没问题看来你和你的父母交流有问题。

    你是一个典型的“念完经打和尚、吃饱了就骂厨子”的人,“闭国”?如若不是借着中国日益开放的“东风”你有机会出国吗?你爹妈辛苦一辈子弄了几个钱供你去国外喝了几年“洋墨水”你返过头来就把你爹妈一起给骂了,恭喜你从一个曾经的傻子成功地进化成一个“没心没肺”的“不傻”的人!

    顺便问一句,您有没有回国的打算?我们热切的盼望你带一些国外先进的东西回来,那时侯我们就不认陈丹青了,我们认你了,我们还指着你帮我们进化呢!
  • 看了陈丹青的近年出版的书,导致了我对国内艺术青年的兴趣。
    也索性在这个博主的地盘留下了几句话。
    其实,对于愤怒青年,最好的方式也就是闭嘴了,一时兴起就写了几个字,在此真没有掌握语言的优势的心态。非洲的很多人根本就没有上过学,但和他们交流是没有问题的。英语并不难,掌握1000个单词,懂一点基本的语法就可以生活了。
    也不在这里多说教了,今天对愤怒青年这一概念有更新的认识,和你们交流是挺困难的。

    都说闭国养了一群傻子,这样说实在太过分了。
    你们不傻,傻的是出版社的人,傻的是陈先生这样的人。

    你们写信问陈老师吧,纽约的价值观是啥?我也想看到他的新书,实在是太好玩了。没有陈先生,就少了很多乐趣呢。

    今天也以愤怒青年的形式在此留言,别生气!别人看你们的东西也很生气!
  • 赫赫,刀客留言者辛苦了,我就不在此一一的找茬了。
    也想谈谈天方夜谭,对天方夜谭的出处很有兴趣。
    前几年去了埃及,摩洛哥等几个非洲国家。埃及通用的语言是英语,阿拉语也很多人说。导游介绍到了天方夜谭里的故事。
    摩洛哥通用语言是法语,但很多人讲阿拉伯语。导游也讲到天方夜谭里的故事。
    去年去了西班牙,意大利等几个地方,当地人又讲到天方夜谭的故事。
    在一开始学英语时,就买了天方夜谭,今天翻开一看,没有译者也没有作者,以致使我长期误以为天方夜谭的原版就是英文。
    当然里面的故事大多数是阿拉伯地区及印度地区的故事。也没有去过西亚地区。
    在网上查了一下天方夜谭的原版,觉可信度不大。

    当代的文人是必须掌握英语,有时间再文字激扬。
  • 看了“网友”的回复觉得很难苟同其字里行间的观点,咱也有必要也学着他来个逐条批驳,借用鸠兄的地

    盘,还望鸠兄海涵。(标数字的部分为“网友”的原文,括弧里的部分为本人的回复)

    1 语言的重要功能在于表达作者背后的意图,这不是废话,各国的生活习俗不同,语义相近,但表达的内

    容却大有差别。
    (这确实是一句废话,语言的重要功能在于表达和交流,它的特点是直接,决不是什么“

    背后的意图”;后面一句纯属表达有误,“语义”应为“语意”吧?“语意”和“表达的内容”有区别吗

    ?照我的理解应该是“词语相近,所表达的意思却有很大差别”。)

    2 在国外,翻译的工作多由一个团体组成,目的是准确的还原原作。译者的生活经历,生活知识不一样,

    所翻译出来的东西也会有差别。
    (按照你的观点,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不需要翻译这个职业的。你是专业

    学英语的,你觉得“准确的还原原作”可能吗?后面你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既然如此那就更看重于翻译

    者的个人修养和自己母语的掌握能力,这样才能在原著和译文之间找到更完美的结合,虽然我已年过30,

    我依然觉得陈丹青的那句话说得很有道理。)

    3 英语的介词对句型的意思起决定性的作用。
    (楼主提到的那本书原著是由其法文版原著翻译而来,你总

    不能用英语的语法和表达方式去套用所有其他语言吧?)

    4 该书的作者应该是属于哲学家一类的人物,没有读过他的书,这样说有点冒昧。此类书比较抽象,不象

    童话故事那样只需把一件事表达清楚即可。译者必须带着自己的想象去阅读。那样翻译出来的东西无疑经

    过了一次人为的加工,意思难免和原作有点出入。
    (但凡有点阅读经验的人都知道专业领域的翻译和一般

    会话的翻译是不同的,这一点似乎用不着你来普及知识。可我怎么看都好象是你在给自己的同行找开脱的

    理由,而这其实并不是博主想要批判的要点)

    5 有判断力是好事,但不要停留在狭隘的范围内。老实说,我学英语已有15年,但是,碰到需要翻译的时

    候,紧张异常。生怕误事。
    (“判断力”是一个人根据自己的知识积累对事物做出的解读,一个人的知识

    储备决定了他的判断力范围。话又说回来,“判断力”必然是“狭隘”的,有谁敢说自己的判断是客观、

    公正的?所谓的客观公正岂不是又要落入你的“人云亦云”的陷阱?)

    6 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外优秀读物,的却是掌握语言者的某种专利。不自己去了解对方的习俗,而是人云

    亦云的阅读是意义不大的。
    (这个世界上的语言估计不下于上百种吧{没认真考证过}?一个人掌握语言的

    能力是有限的,而我们这个可爱的世界上用各种语言写就的优秀读物是无限的,照你的逻辑,估计天下有

    百分之九十的人们每天都在做着“意义不大”的阅读,又或者他们压根就没有分享这些世界文化宝库珍贵

    遗产的权利?)

    7 了解国外读物的精华,务必读原作。
    (试问你除了能读英文原著还能读什么文字的原著?你不会认为你看到的英文书都是原著吧?如若不是,

    那就看下面这个问题——)

    8 天方夜谭的原作远比译本要幽默,诙谐得多。冒汗,这里是个人的理解。
    (“《天方夜谭》是阿拉伯的民间故事集,它是中世纪阿拉伯帝国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是研究阿拉伯和

    东方历史、文化、宗教、语言、艺术、民俗的珍贵资料。十一世纪时,《天方夜谭》被传往欧洲,翻译成

    各种文字,广为传播”。不知这位朋友读得是哪一个版本呢?如果你读得不是阿拉伯原版那你也无非是“

    人云亦云”地根据别人的翻译版本判断它“要幽默、诙谐的多”而并不是你“个人的理解”)

    9 再说,中国的出版需要经过审批,很多书,翻译人员需作主观修改方能通过。
    (这确实是一个大煞风景的审批制度,但这似乎并不能成为译者语病频出的理由,难不成译者是被严格的

    审批制度给吓的?而这正是博主所批判的主旨,这再一次证明陈丹青的那句话是有道理的。不好意思,有

    一段时间陈丹青确实是我的偶像,但这并没有妨碍我感受生活。)

    10 中国的真正的文人大多都是掌握2种语言以上的。
    本人不是文人,不过,正如博主所说,小市民读书开心即可以,也不必鸡蛋里挑骨头。
    (嘿嘿,亏着我也不是文人,不然的话我岂不是每晚都会为自己不会外语就混入了文人的队伍而从噩梦中

    惊醒?)

    补:至于你说的“纽约的价值观对陈先生影响不小”更是透露出你的某种优越感,我还不知道你所说的“纽约的价值观”具体何指,我据此猜测你无非是操着一口“标准”的伦敦英语并由此对纽约腔和纽约的价值观以及纽约的一切嗤之以鼻?朋友,你不能“停留在狭隘的范围内”啊!
  • 网友同学,我对你的观点有兴趣,你有写博客吗?很想去拜访一下。
  • 就如陈丹青说过的,做翻译除了外语过硬,国语(现代汉语)更要过硬。

    哈,如果这真实陈先生说的话,我更相信纽约的价值观对陈先生影响不小。对陈先生无兴趣,也不想考究。
    如果30岁以上的人还追捧陈先生的话,真的要好好去生活了。

    多此一言,胡说八道。说我自己。
    回复网友说:
    哈哈,我写了“五”点,你也学着弄个10点出来。看来这位仁兄无论在文字语言还是单纯数字都非要比过咱们,唯求处处优越过他人呢。

    好。接招:

    首先咱就单刀直入专挑你的大骨头。单是三个来回,在文字里都你处处暴露着懂着一门外语而无法抑制的优越感、看待事物只会简单的非此即彼的二分法和辩论缺乏逻辑深度,不辩主题,老抓枝末,等种种疾病。

    要知道你那“不懂外语就尽量不要读太深的书。没太大的意义。”和“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外优秀读物,的却是掌握语言者的某种专利。”中“专利”一词,说得如此狂莽过分,以至于根本不配做一个合格的翻译者(即使你不是翻译工作者,你以这种凌人的姿态为之辩护也是对他们的侮辱)。翻译者的工作之所以令人敬仰,并不是因为他拥有强行独霸外文的权利(优越感),恰恰相反是在于他作为两种语言之间的使者,为他国作者和本国广大读者架设美好交流的桥梁,这个责任是如此的重大以至于使他的身份绝对是“人民公仆”式的。而你却手拿此剑跑出来向我们这些“愚民”耀武扬威,嘴脸无异于那些欲望膨胀的当权者。你究竟有何德何能呀?!

    只要你还有丁点反思之心的话,单是凭这点已经是可以戳到你骨子里去的了。可是这伤及到个人的尊严,我想你肯定会用上你那逻辑混乱的判断力猛顶一通。好,再接招:

    有一点我想你是从来都没有弄清楚的,从此到终我一直都只限于挑剔王志明在翻译《忧郁的热带》一书时,有现代汉语造词谴句的毛病——都是一些简单陈述句子的简单毛病,从而对 他对操纵现代汉语的严谨能力所有质疑(这点比究竟是直译好还是意译好和翻译是否接近原作重要多了,这可是写作的基本功呀)。记住——是质疑他的中文能力!!我从来都没有说他在接近原作是如何不行,如果他乱翻译我还能看得愉悦吗?!

    而你居然在没有看过《忧郁的热带》的情况下,闭着眼跑出来的赞扬他是好译者的同时还无比优越(连列维-斯特劳斯是个极度讨厌哲学的人类学家的身份都弄错,还说他妈的“国外优秀读物,的却是掌握语言者的某种专利”)的叽歪一大推废话。

    作为读者在开心的感受“作者背后的意图”的同时,难道就不能合理的去挑剔译者母语的语言能力吗?照你那话“背后的意图”仿佛是,我(们)他妈的那么辛苦弄出来施舍给你们这些小市民,你们居然还“鸡蛋里挑骨头”,真不识好歹。

    你是如此的精神恍惚,忽略掉“做翻译国语(是否)更要过硬 ”这个本质论点不去谈论。而是看到是陈丹青说的,就仿佛抓住了一个出名的笑柄,立即上岗上马的一鞭打为追棒,并且非常不屑的连同把陈一棍打死,仿佛陈那么一个人就绝不能说出一句合理的话,仿佛认同他有理的---一句话,就是他妈的弱智,不懂“好好去生活”。大哥,你以为这世界还是文-革呀!还是你这个持愚蠢的二元论懂外语的“红--卫-兵”说了算的?别他妈那么狗眼看人低嘛,世界向来都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他人都是一无是处像你那般头脑简单的。

    好了,够多的了。反正在你短短的几段文字都“洋溢”着你那混乱、断裂的判断能力---一种在多元而混乱时代里人看待世界最容易患有的分裂症。世界早已经是那么的复杂,我们是那么的容易鼠目寸光、故步自恋,难以通达事理。这是我们每个渴求穿透自身、穿透世界的人时刻需要与之斗争的魔鬼。我们一起共勉。

    于我自己绝非否认拥有外语能力的优势,在西化与全球化的大语境下,学好外语,直接阅读西方著作,能从外部去观察未尝真正丰满的现代汉语绝对是一件益事。

    我为文中出现的所有脏字向你做诚恳道歉。
    2007-11-04 13:48:02
  • 刀客的留言者,谈到了研究生的外语要求等问题。也在这里谈谈个人的见解。
    改天谈。时间到了,
  • 既然楼上都这样说了,就文字上见吧 赫赫
    1 语言的重要功能在于表达作者背后的意图,这不是废话,各国的生活习俗不同,语义相近,但表达的内容却大有差别。
    2 在国外,翻译的工作多由一个团体组成,目的是准确的还原原作。译者的生活经历,生活知识不一样,所翻译出来的东西也会有差别。
    3 英语的介词对句型的意思起决定性的作用。
    4 该书的作者应该是属于哲学家一类的人物,没有读过他的书,这样说有点冒昧。此类书比较抽象,不象童话故事那样只需把一件事表达清楚即可。译者必须带着自己的想象去阅读。那样翻译出来的东西无疑经过了一次人为的加工,意思难免和原作有点出入。
    5 有判断力是好事,但不要停留在狭隘的范围内。老实说,我学英语已有15年,但是,碰到需要翻译的时候,紧张异常。生怕误事。
    6 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外优秀读物,的却是掌握语言者的某种专利。不自己去了解对方的习俗,而是人云亦云的阅读是意义不大的。
    7 了解国外读物的精华,务必读原作。
    8 天方夜谭的原作远比译本要幽默,诙谐得多。冒汗,这里是个人的理解。
    9 再说,中国的出版需要经过审批,很多书,翻译人员需作主观修改方能通过。
    10 中国的真正的文人大多都是掌握2种语言以上的。
    本人不是文人,不过,正如博主所说,小市民读书开心即可以,也不必鸡蛋里挑骨头。
  • 要怪确实只能怪咱们外语不灵叫人抓住了短处。不过话又说回来,难道只有外国人的书才叫“太深的书”?这话听起来有两种感觉:1、那位外语应当不错的朋友有一种难以抑制的优越感。
    2、外国人放了个屁你如果外语不行你还就闻不着臭,活该你倒霉!
    这其实跟咱们国家研究生招生制度对外语的苛求是同一个腔调,由此看来中国作家日思夜想的诺贝尔文学奖迟迟拿不到就是因为他们不会用英文写作。人家高行建跑到国外立马拿奖了,靠!看来写得好不好不是问题,关键看你用什么语言。

    我不否认每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语言自有它的美感和存在的意义,一个人如果能掌握外语并且能深刻领悟这门外语的精髓那无疑还是幸福的,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外语也就他妈是一个工具,别以为拿着工具就等于开启了一切,有的人你就算给他再先进的工具他只当工具是客厅里的摆设,台湾人有美国进口的武器,你让他跟大陆军队干一仗试试。

    如果“不懂外语就不要读太深的书”这句话不幸成为一个国家的法令那恐怕这个国家的翻译都喝西北风去了。又或者咱们国家该有多少孩子无法领略诸如《百年孤独》、《三个火枪手》、《天方夜谭》等等文学名著的魅力,那他们的童年该是多么的灰暗和无趣,罪过 罪过。难不成这些东西只是让那些语言专家所独有?

    写得多了点, 有点罗嗦,嘿嘿。。。
    回复刀客说:
    是呀,经过刀客兄的完美补充,我都怀疑这小孩是不是有点脑子进水了。哈哈。欢迎小孩再回来讨论批评,咱们文字相见。
    2007-11-03 23:00:01
  • 偶也支持搂住观点。别推卸责任
  • 我觉得“1”和“网友”完全可以去入党,基本上,这种说话的态度语调就可以证明你会是个出色的有前途的共产党好苗子。
  • 自己也去体会一下外语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棒的译者。
    正因为尊重原作,所以才翻译有误。
    读翻译毫无错误的外文书,意义不大。
    不懂外语就尽量不要读太深的书。没太大的意义。
    哈哈,我这样说你也不舒服吧。
    读书人最基本的修养是?
    回复1说:
    一:“正因为尊重原作,所以才翻译有误”——这是什么逻辑?是不是和以下“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才杀死你”、“正因为我尊重你,所以才侮辱你”、“正因为你聪明,所以经常会很弱智的出错”等句子是一个意思呢?

    二:(1)“读翻译毫无错误的外文书,意义不大。” 那当然了,毫无错误的话我就不能去挑剔了——就没“意义”了嘛。可是为何我一开腔就会有两个(或许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家伙一个劲的说翻译很难,译者很棒的?
    (2)“翻译毫无错误的外文书”这句子有误,我“不懂外文”读的可是如假包换的“中文书”,是“被翻译成现代汉语的外国著作”。里面极少外文,除了个别怪异植物、地方的名称。

    三:“不懂外语就尽量不要读太深的书。没太大意义。” 我操!老实说这句话的逻辑更是问题大了去了。首先,我觉得本书作者、翻译者、出版商和中法两国的国家教育部都会一致强烈反对这种未经各方同意而单方界定它的销售范围的无耻行为!(当然拉,本人宽宏大量是不会责怪你年少傻B 的) 再者,事实告诉我们这不是一本“太深的书”,这是一本当年一出版就引起广大法国人民兴趣、被广泛阅读的游记类型的畅销书籍。并且,本人看起来也很轻松、愉悦;还有,本人觉得读书不一定非要什么“大的意义”,愉悦就得,咱小市民一个又不是什么鸟学者!!

    四:就如陈丹青说过的,做翻译除了外语过硬,国语(现代汉语)更要过硬。本人挑剔的是他的现代汉语造词谴句的毛病——在随便列出的几个句子里,毛病绝对是一目了然的,拿去给一个初中生读一读都能发现的——多饶舌呀!

    五:我认为作为一个“读书人”最基本的修养是:首先学好母语,再学外语;把书读活,评事说话要讲究逻辑,不要冲大头,不懂装懂、装牛B。还有就是看到有错误就大胆提出质疑,事实求是。再附加一条:千万别害怕什么“太深的书”,看得喜欢就开心的去读去享受,书本是对所有感兴趣的人平等躺开的。
    2007-11-02 23:04:27
  • 翻译人员确实难当。
    如果不把原文全部翻译出来,就不太各观,会遭同行的批判。
    毕竟,语境不同,有些语句是根本无法按正常的中文语法翻译的。
    翻译人员的尺度真的很难把握。
    最好是自己看原版,按照自己的意思来理解。
    回复网友说:
    一:假如这个原版那个原版我(们)都能看懂,还要你们这些翻译干吗?你们可以下岗了。所以请所有的翻译者不要推卸责任,你们的职业绝对是非常严肃和任重而道远的。

    二;现在的问题并不在于难不难,而是他的台式翻译(现代汉语),有些地方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2007-11-01 22: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