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西方文学与电影中不乏描述一人双体的作品。出于某种难以名状的对世界的渴求,我们隐秘的内心深处都会仿佛感觉在世界当中的某个角落还存在着另一个“我”,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一个自己的影子。

          可是现实真相根本丝毫不带有文学的浪漫特性,它是这样的一个叫人恶心的情况:一天晚上你上网,无聊的拨弄一些无聊的网页,有朋友掺和进来,突然她大笑不止的告诉你她找到了一个和你同名同姓同性还同籍贯的人也在那个鸟网页上有注册,看着这一个完全是小毛孩的“我”你抑止不住翻江倒海般的剧烈恶心,不停的大骂“吊你老母,吊你老母”。

  •   

      

      

      

      

         看来人窝久了还是终究要挪地而居好事才会朝你而来。由于画室被迫大转移,我也要随其挤进已经红火翻天的小洲。画室顺利霸占地盘的当日傍晚我也非常意外的从某个女人的嘴里成功抢到一栋40平方大两层高的依沟靠桥的小民楼,那是这位30来岁郁郁不得志的在小洲徘徊3个月的女人打算租下圆开咖啡店之梦的。她之所以能被我气壮山河一把夺爱是因为她的警惕性严重缺乏居然没有立即交付定金或者签约,使我有机会狠心实践了一回动物凶猛。没法子呀,人人都渴望占地发梦。

       第二天再过去看新梦之地,跟在覃爷屁股后面去一个朋友那里喝免费咖啡,迎面就看见一个忧郁女,覃爷立即用短信提醒我——这就是遭遇在我狠手之下的女人。她不断的哀叹昨天一连两次被抢租的噩运并且百战不饶的急催那位已经流露厌烦但仍旧非常礼貌的朋友和不相熟悉的覃爷继续帮忙找可以开店子的小民房。我呢,唯有尽量保持安静的坐在一旁强忍各种内心活动。

        最后我腻透了这种无聊的场面,有点偷偷摸摸走至战利品那里,在开门的时候我还有点慌张并且感觉此地仿佛还没有归我所有。我把门反锁起来在里面上上下下的游荡了好几圈,短暂的发了一回百日梦,然后出去买回卷纸拉过一趟屎尿才锁门离开。

  • 我爱关二哥 - []

    Tag:

       

        关二哥一定要保佑我今年比去年多发点财。我保证再给您画过一张更好看的高考色彩,雷死那些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