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杀机 - [散记]

    Tag:散记

          妈妈托人从老家带上来自养母鸡,我拖养了一周,原想不杀(而是养)死它(因为我从没有见过老死的鸡),但能力不允许。小玉很喜欢这鸡想当宠物养,但其男友覃爷明确反对。    

          昨天下午把鸡拿去市场花两元目睹屠户宰杀,按推测小玉应该和我一样都有点难过,覃爷就不得而知。晚上三仁围着一锅炖汤鸡狼吞虎咽,当每个人喝第一口鸡汤、咬第一口鸡腿肉的时候都被美味所迫发出强烈的赞美。

         席间,我们详细的描述和讨论各自在各地的吃鸡经验,并且计划日后在覃爷家后院开辟鸡栏,叫妈妈阶段性的往这里输送自养鸡。

         我们一直吃到肚皮滚圆。

         不要怪我没有心肺,至少我没有过分冷血的拍下母鸡的遗照以供纪念了。它除了短暂的留在我的肚子里也暂时的留在我的视觉记忆里——我现在都还可以清楚的记起它的外貌和在家里呆过的状况。

         在广东我们都屈服于美味,聊吃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 湛江鸡 - [散记]

    Tag:散记

          基于各种原因无论以前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不大可能喜欢湛江一带地域。不过湛江的饮食呀,确实诱人。我协同虾叔与江门的晓伟夫妇在省站紧迫汇合,跳上直达快巴又一次狂奔至湛江遂溪。当天与今天的4回街边大排档吃喝,还真让我们饱享了食物的真正原味之美,对比起来,所有大都市里的饕餮大餐当真是可笑可悲之举。

          大雨滂沱的傍晚饭后,晓伟夫妇要赶回江门比回广州的我们三仁早发车半小时,我们又要就此分别,在一个夜色里,各自窝在空调强劲的大巴中狂奔。我意外的没有睡意,靠着大椅兴致盎然的抬头观看成龙的旧戏《我是谁》。两小时后中途停站歇息,下车放风抽烟,居然撞见了比我们晚几秒靠站的晓伟两人。我们的旅途多像人生,有着分分合合的路途。不到10分钟在司机的催促之下,还来不及再次说声再见我们又一次各自跳上车奔进黑夜,时空再一次开叉,你去你的未来 我去我的未来。